您好,欢迎来到阳春地产网。  [我要登陆]   [我要注册]
文化沙龙信息
青史永留,粉墙黛瓦里的李惟扬
发布时间:2016-12-01  

谈及阳春李惟扬,相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李惟扬,字修艺,号崧台,阳春市岗美镇隆岗村人。生于清代癸亥年(公元1683),少年英毅,才兼文武。青年时期,春夏读书,秋冬射猎,练就一身好武艺,初应试,累夺冠军。康熙辛卯年(公元1711)28岁的李惟扬参加广东武科乡试,中解元,第二年壬辰年(公元1712),中武进士第二名及第,钦点榜眼,被皇帝授御前侍卫。终于乾隆25年庚辰(西历1760年)九月廿九日申时,寿高77岁。

     人们最为津津乐道的,是他殿前赛大刀的故事。话说他跟端逢南华寺一不知名的外来僧人苦练武艺,直到能把150斤重的大刀舞到“刀如轮转,水泼不进”,才进进京赶考。他扛着这把大刀到京城,还未进考场,就惊动了整个京城。康熙皇帝听了大喜,连夜召见李惟扬,要他殿前表演。李惟扬年少气盛,不当回事,立刻挥刀起舞。一时间,大殿上下,寒光闪闪,满朝文武,喝彩连声。李惟扬也飘然自喜,忘乎所以。 
   
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就要收势时,因手心出汗刀柄打滑,一不小心,大刀离手,直向康熙飞去!吓得满朝官员抱头捂眼哇哇大叫。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惟扬一个鹞子翻身,腾空而起,一只右脚把刀一挡,就势踢上半空,一只手接住,看得满朝文武目瞪口呆。     
    
康熙微微一笑:“李卿家,这是赛手,还是失手? 
    
李惟扬只得老实回答:“失手。” 
    
康熙微笑点头:“老实。” 
    
因为受伤的右脚流血作痛,李惟扬只顾按脚,忘了跪下谢恩。康熙脸有愠色,把本应高中状元的李惟扬,降为榜眼。 
    
日后,李惟扬经一位隐士指点,才知道当日师父临行所赠偈语“凤舞龙飞”原来就是“奉()旨‘舞’刀,青‘龙’偃月刀失手‘飞’开”的意思。想到师父先见之明,李惟扬叹息不已。 

    当年李惟扬练武的石锁和那曾在殿前表演的150斤大刀,现在还保存在阳春市博物馆里,供人参观。 

关于阳春岗美隆岗村名人李惟扬的传奇故事一直不绝于耳,但真正读懂这位文韬武略一代武将还得从此次的出游谈起。

走进阳春岗美隆岗村,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隆岗李惟扬故居”的牌楼,黄绿相间的瓦顶与红砖雕砌的立柱透着古色古香的气息。牌楼旁边是隆岗村小学,学校外面围墙上都是中华传统美德家风家训的插画。

一路驱车进入村内,绿树成荫,青瓦白墙,村口立着一座“爱乡亭”,亭边的围墙已经三易其画,从书法榜到如今的“崇文尚武,道德传家”书画,加上一路上路灯旁悬挂的“友善、和谐、富强、兴邦”等宣传画,处处细节都彰显着这个名人村对于文明建设与淳朴民风的推崇。

村道旁边有两个池塘,坐落在民居两侧,绿油油的池塘与柳荫,让这里看起来仿若宁静的世外桃源。沿途目之所及几乎是粉墙黛瓦的徽式建筑,墙瓦长满了青苔,上面还依稀可见古时候房屋建筑所描绘上去的古画,砖瓦都蕴含着浓浓的历史味道。

     我们一直往前走,却始终看不见故居的大门,在一座正在建的楼房旁,向前远眺竟看见一扇红色门楼的一角,在青色砖瓦的房屋中间显得特别醒目。走进一看,上面写着“倫敦”,果然就是李惟扬的故居。有别于别的故居都开在村口或者显眼的开阔处,李惟扬的故居就像隐藏在绿翡翠中的一颗红玉,要细心寻找才能发现。在我的印象中,祠堂一般是建在村口或村前的,而这里的祠堂却建在村尾,甚是疑惑,当地村民告诉我们:以前这里是村口,现在村子结构与以前不一样了,看起来这里像村尾,但祠堂的位置一直没变。原来如此,真是岁月变迁,沧海桑田。

村民们还告诉我们,李惟扬故居有两间祠堂,“倫敦”是三进的李惟扬纪念堂,前面还有一间叫“千城”的二进祠堂,一般的祭祀活动都在二进祠堂举行。

走进三进祠堂,一大片空地跃于眼前,这被当地人称为“地堂”,平常秋收季节作为稻谷晒场及运动健身场所,空地右旁还有一张乒乓球桌。整个祠堂都由四面围墙组成,中间的围墙是一幅“左青龙右白虎”的画作,左边墙则写着“奕代流芳”,右边则是“百年树德”。

故居的正中间是祠堂的主体,大门上写着“荣禄大夫擎柱李公祠”,左右两旁则是“东汉登龙,北平射虎”的对联,对联旁是中共阳春市委宣传部颁发的“家风家训传承教育基地”,以及阳江市委宣传部颁发的“阳江市教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示范点”。

一进门,左边是“隆岗村李氏家族源流”,右边是李氏“家风家训”的前言简介,中间则是大红色的木门屏风,顶上的镂空设计让人感受到古代的建筑风格的大气典雅。越过屏风则可以看见主纪念堂,左边的小屋是以前李惟扬用来给宾客小憩的地方,现如今已经改为张贴“李氏族徽”及村里的村规民约。

“李氏族徽”寓意深邃,由“木子”二字组成,另有左青龙、右白虎护之。取九黎一族,虎李同脉,李满天下,地久天长之意。而现代的村规民与工作制度、绿化管护制度则代表着村民们对于先人训诫的忠诚守护和用心传承。右边的小屋存放着李惟扬考取功名后族人在村里宗祠或祖籍门前所立的旗杆石,竖起旗杆,以示功名。右边小屋存放的5块旗杆石,分别是2012年和2014年在隆岗李氏祖籍地开平市发现的,旗杆石均刻有主人的年代、功名、官职、名号等字样,实为清代李氏家族鼎盛的佐证。

主屋中间为“崇德堂”,崇德堂牌匾正前方的顶梁上悬挂着当年李惟扬考取的“榜眼”牌匾,左边偏厅上方一共悬挂着三块牌匾,三个均是李惟扬后代考取的“举人”及“进士”的嘉奖牌匾。

而在牌匾的下方,则巧妙的设置了《李氏功名禄 芳名禄》、《李氏新家训》、《李氏古家训》及《李氏祖训》,主屋右边偏厅则是《李氏历代名人画像》的展示厅,李惟扬家族武气文风之盛,子孙之众,人才辈出,在当地已传为佳话。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李惟扬家族后裔大专以上学历者超过一百一十人,更有学子考上清华、北大等名校。

主屋后面则是李惟扬的神台所在,神台两边的偏厅均换上了“仁义礼智信,忠孝和勇廉”十个典型的家风故事,浓浓的书卷气息与家风教育,真正传承了李惟扬好学勤奋、忠孝勇廉的精神。

走出三进祠堂,我们绕着故居往前走,巷子草木深,放眼望去巷子前方同样有个红色的牌楼,那就是二进的祠堂了,也是三进未对外开放前人们第一个参观及村民祭祀活动的主祠堂。

二进的祠堂叫“千城”,“千城”与“倫敦”一样的格局,放眼望去就是空旷的“地堂”,主屋围墙上的壁画都经过翻新,横梁上的木雕,所见之色皆为翻新祠堂时所补上的。二进祠堂有别于三进祠堂的地方就是这里完整保留了当时李惟扬练功的一些大刀及两块练功石锁,据说一块石锁重达400斤,村民们试过三个人一起抬石锁,都无法撼动。

二进祠堂一进门就是一份手抄简介,然后就是石锁、天井、神台,故居大厅神台两边石柱上,刻着一副楹联:“劲足挽铁胎弓,才力之雄,圣主远方岳武穆;身早抛金锁甲,子孙之盛,熙朝又见郭汾阳。”上联指出李惟扬踏上仕途是因为善于使用弓箭(李惟扬青少年时喜欢打猎,善骑射),总结了李惟扬的一生功绩,把他比喻为宋朝的岳飞;下联说其子孙后代之多,簪缨世代,媲美唐朝的郭子仪。

联中充满了溢美之词,以唐、宋两朝两位名将郭子仪和岳飞来比喻李惟扬。郭子仪削平“安史之乱”,“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享有崇高的威望和声誉;岳飞是在宋朝“靖康之耻”后,率兵抗金,取得赫赫战功的统帅。而李惟扬出仕时,正逢清皇朝的“康乾盛世”,国力强盛,外藩臣服,内患未起,他是广东武解元、钦点武榜眼,手握重兵,由此观之,此联应当是李惟扬告老还乡之后,别人所作的。李惟扬“笑纳”了这一奉承,得意洋洋地将其刻写在大厅上。李惟扬作为漠阳一个著名人物,在民间享有“雅韶谭大昌,岗尾李惟扬”之说。

据村民介绍,二进祠堂本来每一进门都有屏风的,现在只剩下这一道屏风了,且这不是原始的屏风,原始的屏风很好看的,在“文革”时毁坏了。这都是后来做的木门屏风。屏风的作用是不让外人一眼看穿了里面的世界,有达官贵人或上宾来才打开屏风迎其入内的,一般人只能走屏风旁面的侧门(这证明了古代的中国是个等级森严阶级分明的国家。)

    离开二进祠堂后,我们绕着祠堂周边观光,走着走着却发现了一个惊喜,二进祠堂的后面是一个开阔的空地,以及一个绿油油的池塘,池塘边上还有很多生机盎然的树木,放眼远眺,那一座座山峰相映成趣,实在风光无限。

与当地村民闲聊时还发现了许多趣闻,住在村里的全都是李氏后代,在2015年“榜眼”牌匾悬挂揭牌仪式时,村里进行了一场大型的祭祀活动,平日初一十五及大型节日、喜庆时刻,村里都会进行相应的祭祀活动。李氏后代原本的居住人口在6000-7000人,但大部分外出谋生后,村里就剩下2000多的常住人口,村民间还流传一个说法,但凡李氏后代女子嫁娶时男子如果入赘在村里居住,一般这类家庭都很难长久,这说法有些带玄幻了,不过也从侧面证明了李惟扬的一身正气带动了整个后代的阳刚气魄,才能人才辈出,刚正不阿正气一身,影响和牵引着整个后代的发展及生活。

 岁月带不走的是那些雕刻在时光里的历史印记,李惟扬的一生,都沉淀在这座故居里,他的故事是每一代李氏后人的骄傲,他勤奋好学、坚韧刚正、忠孝仁义的精神将被世代传颂,并将一直影响李氏后代,不断为社会输送人才,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丰功伟绩。

渡过漫漫红尘,透过一层层的粉墙瓦黛,我看到了历史名人李惟扬的一生,也读到了这个村落里蕴含的那一股正气民风。想要感受人文春洲,就从李惟扬开始吧!